Profile Photo
弃号。
  1. UAPP
  2. 情书
  3. 归档
  4. RSS

01  02

拳击教练爵爷x教授麦子

老情人分手之后又见面后最后终成眷属。

他们都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暴雪爸爸,只看过电影,补小说ing,ooc,ooc,ooc,重要的事说三遍。纯属博君一笑。如果有奇怪的地方请务必提出来,请各位接受我的土下座。

Ready?


Enjoy!


很久以前,也就是在洛萨、麦迪文和莱恩还是三个青春期的青少年的时候,洛萨就曾被自己的两个发小指出过容易把眼前问题看小的毛病。虽然对于当时年少轻狂的洛萨来说,无论是升学考试还是被女朋友甩,这些问题对于他来说都是小问题,反正靠着自己逆天的的幸运值肯定能躲过去。

甚至有一次,洛萨甚至放出了“哈哈哈哈哈老子就是这么叼就是幸运EX你们能把我怎么着?”这样的话之后,开心地玩了好几天,然后拿到了GPA4.0的成绩。

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重在当下,因为曾经的幸运EX已经被时间磨砺成了幸运E,所以洛萨估计自己从A蒙到D也得蒙个四次才能对。

于是洛萨毫不犹豫地将面前笑得一脸灿烂的学生给打晕了,在打开那扇原本只有写出那道微积分的人,才能走进去的玻璃门之前,洛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一边感叹着“这就是知识分子啊!”一边把守在三楼的学生放到。

然而刚刚做完最后一道微积分的卡德加此时正在向最高一层走去,就在他准备打开顶楼的门之前,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随之便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洛萨惨兮兮的样子。

“你做完那些题了?”卡德加小心翼翼地问,其实他在听到那声惨叫之后就已经做好了打急救电话的准备了,但是看着洛萨的身上似乎没有血迹,便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

“算是吧!”洛萨朝卡德加笑了笑,竖起了大拇指,扛着那根鸡腿就准备把面前的门打开,结果却发现门把手像是被灌了强力胶一样纹丝不动,与此同时,卡德加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发蓝光的东西——那是他的手机——这个动作让洛萨心中警铃大作,正当他下意识地朝卡德加的正脸就是个左勾拳时,这个看起来书呆书呆的年轻人一个下腰便躲过了他的攻击。

这就很尴尬了。

“真是抱歉啊洛萨先生,老师一直让我练柔韧度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完成了一个高难度动作的卡德加一脸无辜的笑,连腰都懒得揉一下便开始认真地读起了题目。

都是套路。洛萨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卡德加,趁着他一个不注意便将他摁在了墙上,顺便把嘴都给捂上了,那动作流畅得让人感叹。只有天知道当年洛萨和麦迪文谈恋爱的时候他是怎么结束他们之间的争吵的。

“唔唔唔?!?”被捂嘴卡德加瞪大了眼睛,很明显他从来没有过如此体验——毕竟不是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能够体会到被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钳制在墙上的体验的。

就在洛萨面目狰狞地准备掐着卡德加的脖子让他打开那扇门时,门打开了,麦迪文和莱恩有说有笑地从里面走了出来:“所以说卡拉赞的研究项目……”

洛萨想钻地缝里的心都有了,他和被捂嘴的卡德加对上了麦迪文和莱恩的目光,四个人的脸上同时出现了惊恐的表情。

“哦,我……这真是……”莱恩看了看身边明显脸色一沉的麦迪文,又看向了面前姿势诡异得暧昧的卡德加和洛萨,卡德加已经被吓傻了,莱恩甚至已经看到了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眼角的泪花,“麦德,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吗?”

“所以说卡拉赞的研究项目目前是不会再扩大了,至于资金问题,我不会麻烦你的。”麦迪文像是没听懂莱恩在说什么一般自顾自地回答倒,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起伏,原本不小心暴露的小情绪似乎从未存在过,洛萨手忙脚乱地放开了卡德加,进贡一般地将抱在怀里的承重轴递给了麦迪文,然而对方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接过了那根鸡腿便自顾自地往回走,“有什么事再来实验室找我,卡德加。”

我呢?!我呢?!!被无视的洛萨试图抓住麦迪文的手臂,却被对方不动声色地躲开了,卡德加像条小尾巴一样小跑地跟上了他的老师,他在离开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洛萨,似乎在同情他打了那么久的副本试图升级,结果最后还是没有解决掉最终BOSS。

一只手搭上了洛萨的肩膀,洛萨转身一看便看到了莱恩那张圣母脸,他有点想发火,但是一想到身旁的是自己的小舅子兼老友,不好下手,便只能拍开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我还以为你们会复合,就像以前一样。”莱恩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他一直对自己这两个好朋友感到很无奈——从十六岁撞到他们两个做爱的那天开始,一直到现在——以前他们俩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吵起来,然后分手,没两天又腻歪在一起,可最后一次的分手却是悄无声息的,莱恩甚至在他们分手一年后才意识到这件事。

“我知道,我这么做只是想让一切和以前一样。”另一边的麦迪文并不打算对自己的学生做过多的解释,他的回答有些不耐烦,而卡德加锲而不舍地追着他跑,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那是个意外,麦迪文,我保证。”卡德加紧紧握着一根扳手,现在他有点良心不安,当然不是因为半个小时的那件事,虽然他直得跟根棒槌似的,但是他可以理解把他壁咚顺便捂嘴而且非常想撩自家老师的洛萨,前提是刚刚他给自己的卡里打了四百块。

“我知道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徒弟用四百块卖掉的麦迪文正叼着两枚钉子,试图把前两天被实习生弄坏的机器修好。

“上楼的时候洛萨先生还说要送你回家呢,你会因为这个和他生气放他鸽子吗?”如果你放了他鸽子那我是不是要把钱还给他啊?卡德加把扳手递给了他的老师,他可没忘记洛萨给他发的那条全篇都用了大写字母的短信。


卡德加,我,安度因·洛萨麻烦、请求、恳求你,让麦德不要再生我的气,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他的好学生摁墙上的,这是条件反射,以前麦德一唠叨我就会这样,我听莱恩说你最近好像想买台PS4,四百刀够了吗?:)

PS:我今晚想送麦德回去,算是谢罪?

——你的安度因·洛萨叔叔


“我不知道。”我会。麦迪文抽了抽嘴角,他的忍耐即将达到极限,但是卡德加依旧在不停地说。

“你难道不是因为洛萨先生和别人靠太近才和他分手的吧?那你们到底分了多少次啊?”

“耶稣基督啊是谁告诉你我们是因为这个分手啊?!”麦迪文重重地将手中的一圈齿轮放在了桌上,他原本以为自己收的这个助手会像莱恩当时承诺的一样童叟无欺,事实上就是这小子精得很呢,这会儿就准备把他的罗曼蒂克史挖出来了。

麦迪文无奈地捂住了脸,甚至顾不上摘下沾满机油的手套,这让他的脸变得非常精彩:“闭上嘴干活,我们要在星期六之前把这玩意儿修好,不然你就等着和下一届一起毕业吧。“

卡德加终于顺从地闭上了嘴,但不够两秒便不行了:“修理工呢?”

“在罢工。”卡德加似乎无休无止的提问终于让麦迪文崩溃了,他放弃了,他是科学家,又不是工程师。

“哦……”卡德加看着他的老师不耐烦地扔掉了手里的扳手,小心翼翼地问到,“那你会放洛萨先生的鸽子吗?”

“可……可能不会吧……”麦迪文生平第一次觉得一个问题如此难回答。

怎么可能会呢?

车内的空气越来越冷了,而麦迪文一直在看着车窗外,洛萨觉得自己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虽然无缘无故地给卡德加那小子送了四百块,但现在看来这四百块还是挺值的嘛。

“麦德。”玩家“洛萨”主动出击了。

“……”玩家“麦迪文”使用了“无视”技能。

“你结婚了吗?”玩家“洛萨”再次出击。

“没有。”玩家“麦迪文”眩晕了。

“那……你女儿还像以前一样周末晚上去她母亲那吗?”

“嗯。”麦迪文停顿了十秒,然后他开口了,语气似乎缓和了不少,“你想上来喝杯水吗?”

去你的喝杯水。

关上门的下一秒他们便开始激吻着朝房间走去,他们一边走一边褪下身上的衣物。如果他们因为高潮猝死在房间里的话,说不定有人会沿着这一路的衣物找到他们的尸体。这么想着,洛萨不禁笑出了声,他用力地揉捏着麦迪文挺翘的臀部,而麦迪文在他的下唇咬了一口,他的手已经钻进了洛萨的裤子里,几乎是急切地扯着他的皮带强迫他再靠近自己多一分,

“谢谢你,伽罗娜,你能和我一起玩真的太好了,”金发少年和伽罗娜就是在这时候从二楼走下来的,“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待了那么久……”

“没关系的,卡伦,我不介意下次你再来。”麦迪文听见了自己女儿的声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试图更快地把握住洛萨那活儿的手给抽出来,结果却是用力地撸了对方一把,洛萨被这一下激得叫了一声,靠得更近了。

脚步声停了下来。

“卡伦?你他妈在这干嘛?”洛萨声音嘶哑地提问他的儿子,金发男孩恶狠狠地咽下一口唾沫,躲到了伽罗娜的背后,说真的,在面对自己的父亲和另外一个男人衣冠不整地搂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


-tbc-

不好意思现在才更,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谢谢姑娘们的喜欢和容忍。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