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热爱文学的理科生。不入流写手。性取向是那美克。
吃各种猎奇向美番!
爱豆是Aidan Gillen,男神是Rick Sanchez和灵幻新隆。
比克叔叔是要放在心脏里的人啊!!
  1. UAPP
  2. 情书
  3. 归档
  4. RSS

产粮玄学好!上一次产粮出了崽,希望下一次能抽到大天狗!!!


Enjoy!


(上)


事情的源头,始于“神秘生物研究部”的成员妖狐和他的男神大天狗。

多年前,六岁的妖狐和六岁的大天狗在小学相识,连乘法表都背不顺、只会用假名拼出“谈恋爱”三个字的妖狐,一眼相中了当时全科满分的大天狗,认定了对方是自己的“命定之人”,但是由于大天狗的脑袋缺了根叫做“恋爱”的筋,两人纠纠缠缠将近十年才定下恋爱关系。

俗话说得好,温饱思那啥,作为掌控全校黄片资源命脉的青春期崽崽,自然对男神的下半身打起小心思来。可大天狗不但思想古板,穿着打扮也紧跟着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尚潮流,这可不是衬衣扣子扣到顶那么简单,这人连风衣拉链都拉到顶啊!他也不嫌硌得慌。甚至有一次,大天狗穿着红上衣绿裤衩,一大清早就把肝了一晚上游戏的妖狐约到了图书馆好好学习,顺便请他喝了一杯一块五的豆浆,美名其曰:“约会”。

真真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风格。

算了算了,妖狐也不嫌弃这个,他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男神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虽然说他现在只能痴汉地看着大天狗的脸,拉拉大天狗的狗爪子,亲亲大天狗的小狗脸,不能日狗也不能被狗日,但是阅遍天下那啥,心中自然无码,更何况是这身红衣绿裤呢?

就在妖狐对打响第一炮这种事已经完全绝望的那一天,奇迹发生了!大天狗开窍了!在自习室里!

那是一个午后,荒川坐在自习室的中间,妖狐坐在他左边,大天狗坐在他右边,两个人每隔三分钟通过他传一次小纸条,荒川的眼睛虽小但是视力很好,尤其是在妖狐恨不得在纸条上画满爱心和颜表情的时候,还有大天狗特意放下黑笔换上粉色荧光笔写纸条的时候。

真是闪瞎鱼眼。

荒川默默地将笔收入自己心爱的小咸鱼笔袋,走的时候,门关得山响。

自习室沉默了几秒,妖狐把一张揉成团的小纸条扔到了大天狗的书上,上面写着“他的身上有股咸鱼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很快,大天狗把纸条扔了回去,上面用亮瞎人眼的粉色荧光笔工工整整地写着一句话“鞋未干,袜未穿”。

两人相视而笑,然后妖狐去锁了门,一回头就被男神抵在门板上亲了个昏天暗地。

什么?你问理由?打炮不需要理由。

但是就在这个妖狐求了网易之神两万遍都没求到的机会降临时,他的膀胱突然响起了警报,可是这时候大天狗死死地摁着他的肩膀,恨不得把他舌根都嚼烂,说实话,妖狐觉得大天狗接吻的时候就像要用舌头施展羽刃暴风一样可怕。

妖狐试着推了推他,推不动,然而就在他动弹不得的时候,大天狗毫无预兆地抓住了他的第三条腿——这刺激来得太突然,吓得妖狐整个人的智商都降到了管狐水平——唯一令妖狐庆幸的是,他还年轻,尿道括约肌还紧致有弹性,不至于这一下就被吓到尿男神一手。

可这一吓也不得了,那场景若是用说书人的语气讲出来,那就是:只见妖狐大喝一声,狐爪往大天狗的脸上一抓,突!然后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总之就是逃脱了……

好不容易逃到了厕所一泻千里的妖狐,兴致勃勃地回到见习室准备继续大干一场时,大天狗已经走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好不容易抽出SSR的非洲人手一滑就把刚抽出的大天狗喂了红达摩。

“总之就是这样!他抛下小生一个人走掉了!!!”妖狐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双手咚咚咚地把桌子敲出了裂痕,旁边的八百比丘尼无奈地抚摸着他的脑袋,若不是因为话题有年龄限制的原因而把跳跳妹妹和鲤鱼精打发走了,看到这家伙哭成这幅模样,两个小女孩估计也会心疼得不得了。

“原来如此,所以是因为膀胱的问题吗?”部长安培晴明“啪”地一下打开扇子,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就动作来说,这样很帅,但是在十二月份扇扇子的行为,不管怎么说都很傻。

这就是“神秘生物研究部”的部长,而他开办的社团,若是用正常人的话翻译出来,其实就是“浪费青春部”。

“神秘生物研究部”的原名是“神秘妖怪研究部”,因为部名不符合科学发展观,建部的提议曾被学生会会长阎摩驳回三十多次,最后一次因为是副会长兼男朋友判官提出来的,才勉勉强强通过了。然而,此部的日常活动并不是去寻找传说中的神秘生物或者是神秘妖怪,而是在社团活动室里扯淡、肝游戏、吃零食,大型活动就是一群人去砸隔壁“降低掉落率部”的场子。

因为日常活动太无聊,所以大部分部员同时也进了其他的社团,比如说身为此部成员之一的萤草,也是拳击部的成员。平常真正出现在部里的人寥寥无几。

所以帮助妖狐解决问题的人自然也不会多。

“所以呢?你现在要怎么办?”

“我不知道啊!我本来还以为从自习室回去的时候顺路和他一起去看轻音部的众筹演出,我连票都买好了!!”妖狐哭丧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啪叽一声摔到了桌上,上面用堪称鬼画符的草书写着歪歪斜斜的“门票”二字。

也对,最近不自量力地去单挑萤草的人太多了,轻音部和拳击部共用一个活动室,应该有被影响到的吧。晴明在心里想,毫不在乎地拿起了那张皱巴巴的纸:“轻音部的演出吗?这样对于一个约会来说会不会太轻率了?话说你用了多少钱买门票。”

“二十万。”

这一下差点把晴明吓到直接撕掉那张纸。

“为什么那么贵……”

“别说了,本来是三千円就可以买到,但是听说偶像天团Thirty-six μ's的成员藤原孰忠*会来看,他的外甥也有表演,所以票都被迷妹迷弟们抢光了,为了凑够票钱,我可是瞒着大天狗和茨木那家伙去女仆咖啡厅做了三个月的‘女仆’,结果他就这样抛弃我了,啾呜——”还没说完,妖狐就开始发出狐式悲鸣,继续趴在桌子上哭了,“这玩意就给你吧!反正也只有一张,最合适你这种没有伴侣的人去看了!”

无缘无故被重击的晴明用扇子掩住了抽搐的嘴角,默默地将票塞进了口袋里。

“藤原孰忠的外甥?是说神乐的哥哥吗?”八百比丘尼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将目光放在了一直在肝游戏的副部长神乐身上,莫名其妙被提到名字的神乐不禁抖了抖,然后默默用手机遮住了自己的脸,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神乐,你哥哥有表演吗?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呢?”

“我不知道这个人,我失去记忆了。”神乐一脸无辜地看了看眼前的三人,然后低下头继续打游戏。

果然和谁交流都不要和家庭关系不好的中二少女交流。

总之,票到了晴明的手上,后来他也非常老实地去看了演出,然后在演出开始半小时之后,他见到了一个人,若是用妖狐的话来说,便是传说中的“命定之人”。


-TBC-


*Thirty-six μ's:玩了一下三十六歌仙……源博雅他妈是藤原时平之女,孰忠是藤原时平的第三个个儿子,按辈分就是外甥了,不过好像他们年龄差不大。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