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热爱文学的理科生。不入流写手。性取向是那美克。
吃各种猎奇向美番!
爱豆是Aidan Gillen,男神是Rick Sanchez和灵幻新隆。
比克叔叔是要放在心脏里的人啊!!
  1. UAPP
  2. 情书
  3. 归档
  4. RSS

假期终于有时间开坑了,先写一点吧懒得写长了。

首先先谢谢 @罅隙于曦. 的梗,梗源于此现代au,法医白x警探黑),我写东西比较随心所欲,所以情节发展不会跟着梗源走,文笔也不好,看着玩吧。

除了白黑骨科之外还有小白/小黑(横线前后不分攻受)的情节,标题就不加骨科了。

Enjoy

在坐上前往京都的大巴后,黑羽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他之前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这一刻,然而当它降临时,他却不免感到彷徨。车上的人都是同他一般的散客,黑羽找到自己的位置,徨恐不安地坐了下来,努力把自己的视线放到窗口远处,乘务员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紧张,公事公办地检了票。

一个青少年面无表情地在黑羽的对面坐下了,但他并没有看黑羽,而是紧盯着手中的袖珍本,他看起来非常无害,但是黑羽还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包——里面装着他单薄的行李,换洗衣物与贵重的大物件都通过邮寄的方式寄到了新住所,贴身带着的只有手机、一些现金和他的证件。黑羽实际上并不是个善于收拾东西的人,即使是这么点东西都能让他头疼。 
“没关系,这些事情让我做就好,哥哥只负责保护我就好了。” 
稚嫩的童音不合时宜地从黑羽的记忆深处钻了出来,带来一阵强烈的疼痛,这让黑羽捂着头闷哼了好半天,似乎是对黑羽没由来的呻吟感到厌烦,一直在读书的青少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还未长开的眉眼紧皱着,让他至少比实际年长上了二十岁。  
“喂,你没事吧?”青少年看起来像是经历着可怕的变声期,声音却是意外的清亮。 
“没关系没关系,老毛病罢了。”  
“那么难过的样子,若是有药就快点吃吧。”  
“没关系的,等一下就没事了。”  
黑羽尽量让对方相信自己,结果毫不费劲便成功了,青少年不再对黑羽的痛苦抱任何兴趣,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手上的袖珍本上。  
疼痛一直持续到下车很久之后,此时彼时黑羽正在陌生的街头寻找自己租住的地方,试图用温热苦涩的清咖压抑疼痛。当黑羽终于拦下一辆的士后,他在车窗外看到了那个在车上看袖珍本的青少年一掠而过的单薄身影,疼痛如一拳重击打到了他的太阳穴上。  
待黑羽找到住所时天早已擦黑,房子很不错,租金便宜而且离电车站也近,除了狭小之外没有别的缺点。黑羽撸起袖子收拾到了深夜,饥饿才姗姗来迟,正当他想着是否要去冰箱找个饭团填饱肚子时,金属床架恶狠狠地碰撞墙壁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很快便意识到这房子的隔音效果是如此薄弱,并且对他新邻居此时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 
这可真是有够尴尬的。 
邻居的声音逐渐消停了,黑羽却没打算让小腹中的一团火热消停下来,他坐在地上,拉开裤子草草了事,他在做这码子事时可不是什么隐忍的小猫咪,该叫就叫,声调高低根本无法控制。这一下缠人的头疼终于与下腹的麻痒一同褪去,黑羽去厨房洗了个手,情欲把饥饿感冲刷得非常干净,此时他已没有了进食的欲望,于是干脆省去在冰箱翻出即食饭团的动作,到在还没铺好的床上和衣而眠。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黑羽出门前在玄关一边抽烟一边翻看手机里的新邮件——发信人是个从未见过的号码,标题是省略号,主题里安详地躺着一串地址,目的地是京都警察厅。 
黑羽望着那个地址,默默地把烟掐灭。 
他一直在往上爬,为的不是“到京都闯一闯”,也不是“借此捞点油水”,而是为了一个人。 
他的弟弟鬼使月白,在八岁那年人间蒸发,如今已经过了二十年,当上警察之后的黑羽一直在借着自己的权力偷偷寻找与其相关的信息,现在他所得到最重要的线索,是月白曾在二十年前买下的一张通往京都的车票,因为没有大人陪伴,这个独自乘车去远方的男孩让人印象深刻,但可怕的是,没有一个人拦住他。 

从小到大,黑羽的世界中心就是月白,他们孤苦无依,唯一的宝物就是彼此,黑羽曾一度思考月白为何会突然离开,但是始终没有任何头绪。不断地受挫不能让他因此放弃过寻找弟弟,即使他从未没对任何一个人说过自己正在寻找他。

也许都是无用功,两人也许早已阴阳相隔也说不定,毕竟那孩子——在黑羽记忆中的月白——可是个病痛不断的短命鬼,人人都说仙人是鹤发童颜白肤胜雪,但是每每梳理月白那一头细软的白发,黑羽就觉得时间流得太过匆忙,这么听话懂事的孩子,不应该那么早成为“仙人”,而且“仙人”也不会因为头痛病发作捂着脑袋在房间里滚来滚去——月白一停止吃药就会这样,他感受疼痛时的样子太过深刻,以至于现在的黑羽一想到亲爱的弟弟便会头疼不止。

那疼痛既有来自生理上的,也有来自心理上的,是涨潮的海水,来了又去,这时黑羽就会试着想些别的事情,原本这是一件很好的消除疼痛的方法,可昨天却完全不管用。

这是为什么呢?

那个一直在读袖珍版的青少年,看起来明显只有十六七岁,和月白一样的白发顺从地贴着脸颊,他的表情淡漠,让人很难不把“离家出走”这四个字联想到他身上,即使他的年龄和当年失踪的月白相差一倍,但此人身上的某些特性,与月白实在是太过相似,所以说他是万恶之源也说不定。

想到这黑羽苦笑着摇了摇头,来京都的第一天就碰见同月白如此相似的少年,这也算得上是一个好开头了吧?

时针已经缓缓指向七,黑羽不得不将自己从无边的想象中拉出来,他一边往电梯走一边低着头把碍事的头发扎成一束,结果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发圈也因此弹到了角落,当他披头散发地抬起头向对方道歉时,那句“对不起”却没由来地哽在了他的喉咙,吐不出来,当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后,说出的却是与其无关的话。

“月白?”

tbc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