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热爱文学的理科生。不入流写手。性取向是那美克。
吃各种猎奇向美番!
爱豆是Aidan Gillen,男神是Rick Sanchez和灵幻新隆。
比克叔叔是要放在心脏里的人啊!!
  1. UAPP
  2. 情书
  3. 归档
  4. RSS

乱七八糟的剧情,没有肉所以其实是无差,也许是不明显的双向暗恋?抑制不住刀锋战士和狗血后妈的本性了……也许,前方,高能?

ENJOY!


(中)


谁都没想到,一脸傻样的柱间第一个结婚了。

收到请帖的那天,二十四岁的斑和千手兄弟一起坐在千手家的沙发上,拿着手柄打着MC,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柱间谈论着创业的事情,就在他和柱间一起爬上一处高峰,准备在上面种棵树时,柱间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两张请帖,放在了好友与弟弟的膝上。

然后斑就从那座山上掉下去摔死了。

扉间在看清请帖的内容后表情都扭曲了,他看起来有点想哭,但是明显硬生生忍住了。上一次柱间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还是在瓦间车祸后的葬礼上,在那之前,他还是个很普通的、会大声哭泣的小孩,然而在那之后想要见到他露出那种表情几乎是天方夜谭。

很明显两个人对此事的接受能力都不是很高,似乎是为了减轻这种无人应答的尴尬,柱间简单向两人讲了有关于妻子的事情。

那是旋涡家的大小姐水户,和柱间一个系的学姐,毕业后选择了兽医的工作。原本两人毫无交集,直到斑的宠物狐狸九尾的尾巴毛不知为何脱得非常厉害,忙着实习的斑又来不及带它去看医生,只好拜托柱间照顾它。在扉间的介绍下,丝毫没有养宠物经验的柱间抱着九尾进了旋涡水户工作的宠物医院。

可是柱间第一次去的时候,医院已经准备打烊,值班的水户本想将其拒之门外,结果怀里揣着一只掉毛狐狸的柱间极其诚恳地对水户说了一句,“拜托了”,水户就放他回来了。

然后柱间继续照顾九尾,照顾照顾着,就把它的医生照顾上床了,生米煮成熟饭的第二天,柱间就向水户求婚了。

“啊哈哈哈哈……总之就是这样!”柱间豪迈地大笑道,丝毫没发现挚友与弟弟无语的表情,“如果不是你们的话,我肯定娶不到水户这么好的女人!”

结婚。如果不是因为柱间突然那么早结婚的话,也许宇智波斑要迟钝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意识到,这世上居然还会有这么个东西能将两个人约束在一起。柱间非常理所当然地请他做了伴郎,这让扉间别扭了很长时间。

婚礼当天柱间借此喝了不少酒,即使他看起来依旧很清醒,甚至还在与同桌人谈笑风生,但斑看得出他的确是醉了,只不过是强撑着罢了。二十岁的那年他就曾见过一次这样的柱间,那会儿柱间刚到合法饮酒的年龄,便买了一桌子酒一边喝一边和酒馆的大叔赌钱,最后输得只剩下一条裤衩才迷迷糊糊地倒下,原本抱着旁观心理的斑也喝了不少,结果最后还得让人帮忙打电话让扉间开车来接人。

宇智波家对长子的教育方法十分严格,斑几乎找不到童年里对父母撒娇的记忆。作为大哥,他要听从父亲的教导,疼爱他的弟弟,保护他的母亲,可以这么说,若是身为宇智波家的长子,就要比他的兄弟更早地进入成年人的世界,而撒娇示弱是儿童的行为,是最先要舍弃的。

更何况他已经习惯了照顾别人。

十八岁的扉间并没有他看起来那么瘦弱,非常轻而易举地将他烂醉如泥的大哥扶了起来,斑步伐不稳地起身试图帮忙,结果却被扉间伸手轻轻推到了凳子上:“我一个人来就行,你先呆这儿休息。”

真是,平时的话,这句话可都是由他来说的。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扉间把柱间扔到了车后座,然后又小跑着回来,看样子是想问他要不要搭个顺风车,便故意将脸埋到臂弯,装作熟睡的样子,结果扉间非常锲而不舍地摇晃着他。

“快起来吧,我要是把你扔这儿大哥明天会杀了我的。”

“那你就去死吧。”斑下意识说到。他本以为扉间会生气地转头就走,没想到对方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猛地伸手把他抗到肩上,迈着稳健的步子走了出去。

“要是我死了,大哥的生活可就不好过了。”扉间非常认真地回答了他,当斑回过神来,他已经坐在副驾驶上了,扉间正低头给他系安全带,柱间被他扔在后座,睡得很死,鼾声如雷。

“每个失去弟弟的哥哥都不会好过……原来你是明白这个的啊?千手扉间。”斑垂着眼看着面前低眉顺眼的扉间,突然想到和扉间同岁的泉奈。若是他还活着,估计会和扉间一样用平淡的生活接受成年。扉间个子在青春期时像雨后春笋一样疯狂地往上窜,脸庞却还是维持着少年的模样,下巴崩得很紧,嘴角向下垂,样子看起来像从未笑过——因此,他的模样完全无法同泉奈吻合。

于是他便伸手扯了扯扉间的嘴角,试图让它向上扬起,但扉间很快便拍开了他的手,却在同时接受了他最讨厌的宇智波斑的拥抱。

“我只剩下你了,泉奈。”


-


“你弟弟真是白得不正常啊。”

柱间在遭到如此询问时正在书架前翻阅孕妇指南,斑在不远处挑选新出的游戏,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四小时经营的店铺里,除了一个昏昏欲睡的金发售货员之外,就只有他们两个,柱间结婚之前也有过数次相同的经历,但被斑如此直接地询问敏感话题,还是第一次。

“你是在嘲笑我黑吗?”柱间试着用开玩笑的口吻回问到。他深知自己自尊心极强的二弟不愿让他人过多了解自己的缺陷,所以即使是对着最好的朋友,也从未开口谈过有关于弟弟的身体。

“那家伙从来没向你撒过娇吧,”斑答非所问,眼神放空到了远处,在两款游戏之间摇摆不定,“泉奈还在的时候,就很会向我撒娇,我还以为向哥哥撒娇是弟弟的本能呢,没想到会有像扉间这种情况出现。”

“情况?”

“啊……我是感觉你向他卖乖讨巧的次数更多些……”

柱间合上书,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这时的样子实在是奇怪——长头发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蹲在书架旁边看孕妇指南,身旁还放着一大打胎教相关的书籍,怎么看都应该是个爱护妻子的好男人,却做出了摸着下巴沉思这种小男孩的动作——斑忍不住朝他的朋友笑了笑,柱间同样露出了笑容,可却是仰着鼻尖、洋洋得意的:“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扉间还是有向我这个做哥哥的撒过娇的!”

“你是在说笑吧,那家伙?”

“因为斑每次看到的都是他逞强的样子啊,”柱间把手里的书放在一旁,抽出了另一本,“小时候其实经常跟在我身边‘大哥’‘大哥’地叫呢,母亲还在的时候,晚上总会黏在她身边,抱着她的袖子摇晃,说要听童谣,直到父亲把他赶出房间,他就抱着枕头来找我,说要跟大哥一起睡。”

斑把手里的两个盒子都放回了原位,双手撑着货柜,想像着小时候的扉间做出类似泉奈的举动,背后凉了一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根本想象不能。

“斑不相信吗?”柱间有些吃力地抱起那一沓书,朝收银台走去,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变得很小很小,“毕竟现在扉间已经是个成人了,撒娇什么的几乎就没机会看到了吧。但是如果是很亲密的人,他应该还会露出那种情绪,毕竟一个人若是一直硬撑着,无论是身边还是心里都会变得很孤独啊。”


-


扉间接到柱间的电话之后,一直很难集中注意力,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摔碎仪器了,教授和同学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扉间一时无法接受这种像看千古罪人一般的眼神,鞠躬道歉的同时闭上了眼。

心烦意乱的罪魁祸首还有半个小时出现。

还有二十分钟出现。

还有十分钟,还有五分钟,最后一分钟。

扉间像往常一样拖到了最后才走出实验室,下楼,走出门口,宇智波斑的车嚣张无比地停在雨幕中,车灯亮着,直对着大门,现在走出实验楼的学生并不多,但他们所行的注目礼足以让扉间面红耳赤,扉间垂着头把兜帽往下扯了扯,小跑着上了斑的车,一开车门就被扑面而来的烟味呛得直咳嗽。

斑看起来像是刚下班不久,西装外套还穿在身上,扉间上车的时候他正百无聊赖地拧着那颗扣子,双眼毫无目的性地望着远方,后知后觉地发现扉间已经上车之后,也只是轻咳了一声,声音嘶哑地让他系好安全带,然后倒车,撞碎一片雨滴,几乎是横冲直撞地把他送回千手家。

“你哥跟你大嫂去度蜜月的这段时间,我来接送你。”斑的语气中有种让人不能拒绝的坚决,让扉间很难把“不用了谢谢”说出口,只好沉默地点点头,快速地跳下车跑回家,上楼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冷静下来。

千手扉间说起话来向来言简意赅,想法也是和普通理科生一般直线行走,此时此刻他的心情若是用点诗歌辞赋什么的含蓄表达的话,那就是“即使今晚下雨,月色依旧很好”,若是以他自己的性格去表述的话,那可能就只有一句让他耻于开口的三字真言。

千手扉间,男,二十二岁,木叶大学化学系研究生,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一直到此时此刻,都在暗恋大哥千手柱间的挚友宇智波斑,直到今日,已经有十四年之久,因为各种事情已经逐渐失去告白的欲望,结果却在大哥去度蜜月的两个星期后,和暗恋对象上了床。


-tbc-

评论(9)
热度(62)